總部在巴黎的“記者無國界”組織近日發佈報告稱,中國2014年仍是全世界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,共有107名“職業記者”及網民被關押,其中“職業記者”29人,總數占全球的30%左右。“記者無國界”今年年初剛把中國列為全球新聞自由倒數第6名,新的報告再次描繪了中國“暗無天日”的景象。
  按說,“記者無國界”至少錶面上是在“幫記者們說話”,即使它說的不准,作為媒體也可以不作聲。
  但“記者無國界”實在是“掛羊頭賣狗肉”,我們不能沉默。這一非政府組織成立於1985年,起的名字模仿“醫生無國界”,其會員幾乎沒有正式記者。該組織政治激進,對西方價值觀的優越感近乎痴迷。從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始,中國成為“記者無國界”的頭號攻擊目標,這與西方社會一些人對中國崛起不適感的大規模發作形成同步。
  讓我們看看“記者無國界”公佈的受關押中國記者都是誰。他們列出了29名被關押“中國職業記者”的名單,其中最有名的當屬前《新快報》記者陳永洲。陳的案子去年發生時很轟動,但它不涉政治,基本定性是記者受賄和編造虛假新聞誹謗企業。該案的處理很公開,得到輿論的總體認同。即使當時為陳鳴不平的人,也是強調案情的複雜性,幾乎沒人把它看成國家對記者言論自由的打壓。
  另一個被列出的人是高瑜。她早已離開國內媒體,長年為西方媒體工作。據報道,她的犯案是把非法獲得的中共中央機密文件全文傳給國外網站,是中國安全部門發現國外傳播該機密文件後,成立專案組經過偵查將其抓獲的。普通中國人恐怕都知道高瑜犯了泄露國家機密罪,只有西方勢力認為這是“壓制新聞自由”。
  “記者無國界”的名單上還有一個叫“李敏”(音譯)的CCTV前員工,及一名叫“廖宇”(音譯)的記者,前者查不到材料,後者的僅有相關信息是重慶晨報在4年前否認該報有記者被警方處理。
  “記者無國界”所列的其他25名“中國職業記者”是5名喇嘛、1名新疆教師,以及《自由報》等難以核對的非法出版物的“自由撰稿人”和發帖人等等。
  很顯然,這家打著維護記者權益旗號的組織,真正感興趣的不是要幫助中國記者,而就是要找中國的麻煩,給中國扣一頂西方社會一眼能看懂的“打壓新聞自由”的帽子。那些舉出來的例子有些零亂,他們理不清楚,但要湊數,就強行堆上去了。
  我們不認為中國記者的工作環境沒有問題,我們衷心希望新聞媒體人言論空間能夠不斷擴大。但如果說中國記者是在冒著被拘禁的風險開展工作,這不是中國媒體人的真實感受。
  中國的記者如果在他們的正常工作中“踩了規定的紅線”,會受批評等處罰,如果反覆犯錯並拒絕改正,就可能被調離媒體。還有人不願意受到約束,主動離開媒體圈。在這些引起部分人不滿的摩擦中,記者們的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。
  中國個別媒體人吃官司,是因為他們從事了與他們職業工作不相符的行動。比如受賄,比如在其供職媒體之外的其他平臺上煽動顛覆國家,或者犯了尋釁滋事罪,這同他們是不是媒體人毫無關係。司法機關對他們的依法審理也不會考慮他們是記者,還是從事其他職業。
  “記者無國界”顯然不是一個嚴肅的組織,它是一部為西方利益服務、囂張的意識形態工具。它最關心的是如何炒作自己,在西方體系里謀一席之地,而不是真的向各國記者提供幫助。
創作者介紹

olive

yt97ytei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