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描二維碼
  微信看“新京報評論”
  @圖賓根木匠(影評人):紅色題材/主旋律影片首先應是商業片,普通觀眾都不愛看,如何宣傳說教?不管什麼電影,首先是電影;不管什麼電影,都要傳遞價值。世紀之交以來,好的紅色題材電影都不乏觀賞性,《紅色戀人》是個凄美的愛情故事,《集結號》充滿悲愴情懷還有質感逼真的戰爭戲,《智取威虎山》則是用視覺奇觀打造豪俠傳奇。
  @諶洪果(學者):悉尼人質事件後,為避免公眾發泄對穆斯林的仇恨,一些澳大利亞普通人在twitter上發起“讓我與你同行”(I will ride with you)運動,他們公佈自己的上班時間和路線,願意陪伴覺得不安全的穆斯林同行。有感動的穆斯林說,他們不再因身份而痛苦。人質事件和一路同行,讓人看到人性中最壞和最好的一面。
  @王振宇律師:“錯案追究”不能搞成運動。錯案必須追究;要在全面查清事實的基礎上追究;查清事實後要分清責任:制度政策原因占幾成、組織占幾成、個人占幾成;不僅要調查偵查機關及相關人員,因為僅僅有他們是無法“完成”錯案的;調查、處理過程應透明;追責的目的除了懲罰,還有彌補漏洞。
  @方方(作家):今天收到廣州越秀區法院寄來的傳票。柳忠秧告我侵害了他的名譽權,要求我刪除微博、賠禮道歉云云。呵呵,還附了一堆網友們批評和嘲笑他詩作的證據。大多數文字以前我從來沒有看到過,真是讓人笑壞。不能不說網友太有水平。需要明確表態的是:這場官司,我一定面對。一定應訴。一定陪柳忠秧打到底。
  @青年撰稿人:當年《黑貓警長》播了5集,觀眾再也沒能等來第6集。因為那一天……80歲的“黑貓爺爺”坐在窗邊,凝視著自己捏的黑貓警長模型,一支接一支地抽著煙,說:“這是一個好時代,再年輕一點就好了”。看得有點鼻酸。黑貓警長是中國動畫史的標誌,如果讓黑貓爺爺晚一點退休,誰知他會不會是中國的宮崎駿呢。
  @寶樹(科幻作家):一篇《對不起我只過1%的生活》在朋友圈刷了屏。不針對人事,就這個說法來說純屬瞎煽情,如果經過客觀嚴格分析,你的夢想只有1%實現的可能,那就不應該選擇去做,如果你決定去做,也要意識到自己極可能根本過不上1%的生活,如果算上努力奮鬥拼搏,實際實現的可能是30%、50%甚至更多,那就不是1%,是一個合理的奮鬥目標。
  @郭國松(媒體人):孔慶東訴主持人吳曉平侵犯名譽權敗訴,法院認定孔為公眾人物。“基於公共利益的考慮,應允許相關公眾對公眾人物的行為提出合理的質疑、指責甚至刺耳的批評,不能簡單地認為僅是質疑和批評本身就構成侵犯公眾人物的名譽權,除非發言人發表相關言論時具有明顯的惡意。”哈哈,挺好,完全是紐約時報訴沙利文案的翻版嘛。
  欄目主持:張燕  (原標題:微言大義)
創作者介紹

olive

yt97ytei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